e尊国际游戏-像家人一样照护患者(消费视窗·体验新职业④)

健康照护师赵朝刚在病房照护患者。  本报记者 申少铁摄

有这么一群人,每天几乎寸步不离地守护患者:喂饭、洗浴、翻身,帮助做康复运动,预防意外伤害,进行心理疏导……他们往往被人们称为“护工”。今年公布的国家职业分类目录中,“护工”被确定为正式的新职业——“健康照护师”。

健康照护师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对自己的职业前景有什么期待?近日,记者走进医院病房,对健康照护师赵朝刚进行了采访。

一进病房就忙个不停

“晚上一有响动,我就会起身照护,很难完整地睡一个好觉”

8月5日晚上7点,记者走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住院部四层病房,看到赵师傅正在用手帕轻轻给患者老张擦洗面部。

赵师傅名叫赵朝刚,是北京京卫卫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京卫公司)派驻在北京朝阳医院骨科病房的健康照护师。

“赵师傅真细心,我感觉舒服多了!”病床上的老张话语间充满感激。

8月4日下午,59岁的老张使用儿子新买的健腹轮锻炼。一不小心摔倒了,造成颈椎脊髓损伤,脖子以下的身体完全麻木,不能动弹。他被紧急送到北京朝阳医院救治。经过医生救治后,老张伤势稳定,但需要住院治疗。主治医生认为,老张需要全天候专业照护。于是,老张家属请来了赵师傅。

“慢一点,别着急,千万别呛着。”该喝水了,赵师傅用带吸嘴的水壶喂老张喝水。喝完水,赵师傅又喂老张吃了两片苹果和几块西瓜。

“喂患者吃水果也有讲究。得先喂酸的,后喂甜的,这样患者会吃得更好。”赵师傅对记者说。

吃完水果后,老张情绪比较好。赵师傅准备给他做康复训练。只见赵师傅先是用双手握住老张的右手,轻轻地反复揉捏;之后,他又托起老张的右小臂,来回屈伸。

在赵师傅的指导下,并经过老张的同意,记者也试着拿起他的左手,开始学着赵师傅的动作,做起了手臂康复。这个动作看似简单,但因为是重复的机械运动,实际上很累。不到10分钟,记者已经手臂酸痛,出了一身汗。

看记者有些累了,赵师傅找来一把椅子,让记者在床边坐下。他继续站着,帮助老张做腿部康复运动。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老张对赵师傅说,想睡一会儿。

“咱先翻个身。”赵师傅对老张说。他从床头柜里拿出两个颈托放在老张枕头边,然后用双手轻轻托起老张的头部,将一个颈托轻轻垫在颈椎下方,然后再放一个颈托固定住老张的脖子。之后,赵师傅用手托住老张的颈部和腹部,记者试着托住老张的双腿,然后一起用力,轻轻将老张翻过身来。

随后,赵师傅用一个小枕头垫在老张的腰部,让他更加舒服。翻完身后,老张很快就睡着了。

快到晚上10点了,京卫公司赶在病房熄灯前给赵师傅送来了一张折叠床,让他靠在患者床边休息。“如果患者醒了,一有响动,我就会起身照护。”赵师傅说,“现在我已经养成了这种职业敏感,很难完整地睡一个好觉。”

“这样没日没夜地忙,累不累?”记者问。

“累,但已经习惯了。”赵师傅说,“看到患者康复出院,听到他们说‘谢谢’,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寸步不离陪在患者身边

对于患者的康复和住院期间的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赵师傅很专业,照顾我像家人一样,让我心里很温暖、踏实。”老张说,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要上班,这次住院,要是没有赵师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师傅心里装的都是患者。为了更好地照护患者,他严格缩减了自己的私人时间,刷牙、洗脸必须在几分钟内完成。

“遇到年纪大的重症患者,照护起来难度很大。”赵师傅对记者说,比如老年痴呆患者,就需要花更多的精力来照护。如果是家属来陪护,往往一个晚上就会“累趴下”。

上个月,赵师傅照护的病人是70岁的老王。老王在家起身拉窗帘不小心摔倒,导致小脑受损。赵师傅坚持护理老王18天,直到他基本康复出院。

“老王躺在病床上,每次疼痛的时候都会抓住我的手,说我是他的亲人。”赵师傅回忆说,看到老王那么信任自己,心里非常感动。老王出院后,他儿子开车接赵师傅去家里吃饭。那一天赵师傅感受到自己工作带来的成就感。

“每次我只照护一个患者。”赵师傅说,他除了洗漱、上厕所,所有时间都陪着患者,连吃饭都在病房里。他照顾的大多是因外伤导致的神经受损患者,身体失能,必须仔细看护,防止摔伤。

“如果是刚做完手术的患者,还要紧盯着患者输液。哪怕是深夜,也要紧盯着,一瓶药快输完时,得去叫护士过来换药。”赵师傅说。

“医院住院部的护士要同时护理很多患者,不可能每天24小时护理同一个患者。而健康照护师可以寸步不离地陪护在患者身边,大大减轻了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对于患者的康复和住院期间的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京卫公司驻北京朝阳医院项目部负责人谢连华说。

不断学习新知识新技能

不是简单地陪护在患者身边,而是要不断学习康复、营养、运动、护理以及基本的医学知识等

“在医院工作时间长了,我已经将医院当成第二个家。”赵师傅说,2007年,他从河南驻马店农村来到北京当护工,已经坚持13年了。

“对这份工作,我挺满意的。”赵师傅自豪地说,在医院里,患者和医护人员对他很尊重,“每当医院的领导说我们也是医护人员时,我心里感觉很欣慰!”

赵师傅今年51岁了,上有年迈多病的父母需要照顾,下有刚结婚生子的儿子需要支持。“我现在身体还不错,希望能多干一阵。”赵师傅对记者说。

“我已经爱上了这份工作,用了10多年时间钻研和学习,技能不断完善。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干到60岁不成问题。”赵师傅笑着说。

“健康照护师不是简单地守在患者身边,而是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比如康复、营养、运动、护理、基本的医学知识等。”赵师傅介绍说,自己接受过三种培训:第一种是公司内部培训,比如文化知识、礼仪礼貌等行为规范;第二种是医院科室的培训,护士长每周会培训特定患者的护理技巧;第三种是护理学校的护理综合知识培训。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是将自己的照护经验传授给年轻同事。”赵师傅说,他开始参与公司内部培训,作为指导老师,给年轻同事传授照护经验。此外,他还经常在岗位上带新同事,手把手指导他们照护患者。

本报记者 申少铁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19日   第 19 版)

责编:周璇、李晓航

e尊国际app-乐山市人民医院开展腹膜透析液配送上门服务活动

近日,四川省乐山市人民医院召开了“腹膜透析液惠民服务”启动会。据悉,市人民医院将首次尝试与专业药品配送公司及生产企业共同开展药品直送患者服务,凡在该院进行腹膜透析的尿毒症患者,均可享受腹膜透析液配送上门服务,彻底改变以往尿毒症患者为维持透析治疗的跋涉劳顿之苦。

启动会现场

近年来,尿毒症在中国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因没有办法彻底治愈,需要长期进行透析治疗,腹膜透析是尿毒症患者实施维持性透析治疗的一种方式,对于长期需要透析的尿毒症患者来说,腹膜透析液已不仅是一种单纯的药品,更是患者生存、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据介绍,为了维持透析治疗,患者每月需从医院搬回上百斤的透析液回家,耗费精力的同时还需承担大额的物流配送费用, 这对身体虚弱、交通不便的患者而言是个巨大的难题。为减轻患者的负担,提升为患者服务的能力,乐山市人民医院药学部牵头联合肾病内科多次同透析液商业配送公司反复沟通、协商,确定免费为在该院交费的病人提供送货上门服务。让腹透病人就医治疗的过程更为便捷,让病人能更加自主的安排生活,提高生活质量。

第一批腹膜透析液送达患者手中

“这项服务确实解决了我们患者的实际困难,从2017年起,我每个月都要到医院开大量的腹膜透析液回家,每袋两升,一天4袋,一个月近500斤,搬上搬下,劳心劳力又费时费钱,非常恼火。”来自峨眉山市的尿毒症患者李先生感慨道,“现在医院给我们送货上门,真的是一个好消息,让我们感到了温暖,非常感谢人民医院!”

配送人员装车准备配送

市人民医院肾病内科党支书记、主任肖友文介绍说,“腹膜透析液惠民服务”是在脱贫攻坚的时代背景下酝酿产生的,腹膜透析液配送上门服务不分远近,无论是市中区、城区,还是边远山区的患者,只要签订相关“知情同意书”均可享受免费配送服务。特别是要让没有透析中心的峨边、金口河等区县的患者受益,改变以往“肩挑背扛”的现状,让病人感受到生活中的阳光。

据了解,承担此次配送服务的是国药控股(乐山)川药医药有限公司。“按照患者的需求,我们从今天就开始提供配送服务。现在已经有部分腹膜透析液正在装车。”该公司总经理曹六平表示,“非常感谢医院和患者的信任,作为央企的一员,履行社会责任,我们义不容辞,接下来将全力协助、配合市人民医院,把服务做好,及时把透析液送到患者手中,让患者得到及时的治疗。”(文/图 蒲晓君)

关爱患者在行动

责编:张阳

用心呵护患者 决心战胜疫情

用心呵护患者 决心战胜疫情

2020年2月3日至4月23日,这82天,对于黄波来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两个多月。黄波是贵州省遵义市民盟遵义医科大学总支一支部主委、贵州省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二病区副主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及省卫健委号召,第一时间到贵州省将军山医院驻点专家组报到,和医院专家们并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业的医生,为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他加班加点、积极救治患者,直到4月23日才结束了82天的“战疫”,顺利返回家中。

紧急出发,“入驻”将军山

2020年初,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而变得特殊,大家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作为一名医生,黄波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所以很想前往一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月3日早上,申请刚填好交上去,中午黄波便接到院里领导的通知:“赶紧简单收拾一下,下午2点出发。”

来不及多想,黄波连忙开车回到家中收拾衣物。“这么赶,是要去哪里?”妻子询问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担忧。其实,这时的黄波内心也很是忐忑不安,因为这一行,他也不知道接下来面临的是什么,一切都是未知……但他依旧安慰妻子“别担心,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等我回来!”

贵州省将军山医院作为省级集中收治医院,是贵州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主战场”,也是距离病魔最近的地方。乘车到达位于贵阳市花溪区的“战场”,黄波便被分配到专家组,和另外4名专家一起,开始夜以继日的“战斗”。

“我们与病房里医生不同,他们能够随时近距离接触病人,而我们大多数时间是在办公室里为病人研判病情,讨论和制定治疗方案。”黄波所在的专家组办公室,有来自贵州省人民医院、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5名驻点专家,这里相当于将军山医院的大脑,汇集了医院所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信息,如何分型、如何研判、如何优化、如何诊疗,专家们用最专业的医学经验为救援工作“问诊把脉”,将病房内外所有人的努力紧紧系在一起。

而黄波和专家们每天的任务是阅读患者的病程记录、实验室及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负责对每一位住院患者的病情一一评估。如何评估呢?首先,便是审阅新入院患者的病历书写及新、老患者病程记录,发现差错,及时反馈给住院病房的值班医师进行修改,以提高病历质量。同时,结合病史、辅助检查,对患者诊断、鉴别诊断及处理提出建议。对于病情演变快、加重患者或特殊患者,比如儿童患者,要及时组织病房与专家组间的视频会诊,了解患者第一手资料,及时分析并提出准确的诊断及处理意见,必要时还需要与贵州省省级专家进行三方会诊,进一步确定诊断及治疗方法。

除此之外,要了解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资料,专家组成员们还要学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从试行第一版到试行第七版),学习新冠肺炎的国家级指南、查阅文献等,对患者诊断提出及时修改、更改治疗方案,尤其是2019-nCoV-核酸“困难转阴”及2019-nCoV-核酸“复阳”患者,对以上两类患者,仔细分析其病程、治疗过程、是否存在合并症及并发症等,按照省卫生健康委要求制定对患者“每人一日一策一对照”治疗方案,提出积极处理合并症及并发症。

病人身体指标烂熟于心

有多少病人、分哪些类型、检验指标如何、诊疗方案是否最优……每天早上8点左右,黄波与专家组成员们雷打不动地集中在办公室,通过医院信息系统将在院患者信息进行梳理。而每天下午3点,则是专家组全体成员与省级专家组进行远程会诊,研判分析全省重型、危重型患者情况,提出建议。

黄波初到贵州省将军山医院时,医院只有3个病人,随着一天天患者的增加,最多的时候有70个在院病人。别说病人病情,就是病人的名字,流行病史,黄波和专家组成员都牢记于心,能娓娓道来。

专家组对所有病人均建立了入院病人个案调查表,梳理了病人接触史。对病程较长的患者,专家组每天会诊两次,为每一例出院患者的健康保驾护航。确保每位病患得到百分之百个性化方案救治。截止2020年4月20日,将军山医院收治的病人,已全部治愈出院,其中包括了全省大部分儿童新冠肺炎的救治。

对应基本好转的病人,专家组成员严格按照国家卫健委办公室颁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解除隔离和出院的标准,对每一个出院患者严格把关进行评估,对于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要求患者,撰写解除隔离出院请示公函并签字报送卫健委。目前为止,将军山医院出院的所有治愈的患者中,每一例均通过了专家组的讨论研判。

2个多月来,陆续有战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解除医学观察,在此期间,黄波和专家们还完成了100余位医务人员解除医学观察评估工作,认真评估每一位是否达到解除医学观察标准,核实他们在观察期间核酸检测情况、是否有发热、咽痛、咳嗽、咳痰及腹泻等症状,通过电话沟通不厌其烦的倾听他们感受,分享他们的喜悦。在贵州省将军山医院参与新冠肺炎的救治期间,黄波还申报省科技厅科研项目一项,参与一项。(邹季芳   万岭   王宗辉)

责编:纪爱玲

中央明确:康复治疗费用全免!

中央明确:康复治疗费用全免!

伴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形势的逐步稳定,我国进入“后疫情时代”,6月11日晚,中央继续向武汉等地派出联络组,就患者的康复和有关医护人员的心理疏导等问题继续进行指导。

中央联络组童朝晖、陆林两位专家接受《新闻一加一》节目采访时,确表示湖北患者康复费用也不需患者承担,同时还就创伤后心理障碍、医务人员心理疏导等问题进行了介绍。已经在武汉、东北之间奔波多月的童朝晖还表示:什么时候干好,什么时候再回家。


中央联络组:湖北患者康复费用不需患者承担

就患者和很多人关心的患者后期康复费用的问题,中央联络组明确表示:湖北患者康复费用不需患者承担。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专家、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表示,康复患者在后续的康复过程中可能有一些经济上的问题,要进行精准的核算。对于花费问题,要政府主导,社会力量支持,让我们康复的患者没有后顾之忧。


建立湖北省信息平台,对所有患者进行重新评估


中央联络组不仅明确免去湖北患者康复费用,还在着力建立湖北省信息平台,并对所有患者进行重新评估,以保障后续的康复和防控工作。

童朝晖表示,实际上我的另外一个任务,就是要把武汉以及湖北地区,特别是武汉市所有患者信息统一收集起来,要把湖北省信息平台建起来。

这个信息平台,是在湖北省卫健委信息中心的一个平台基础上进行优化,进行各项硬软件的升级,根据省卫健委信息中心网上患者的资料,对所有的患者进行重新评估。


重视患者创伤后应激障碍,疏导患者心理问题

除了关心患者病理上的康复外,中央联络组还高度重视患者创伤后应激障碍问题,联络组将把心理疏导作为康复的重要工作进行部署。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专家、北大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表示,世界历史上所有的传染病或者灾难发生之后,都有很多人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在武汉,联络组发现新冠肺炎的病人,特别是重症的病人,大部分都有创伤后心理障碍,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其实,在康复过程中,心理的问题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因为很多病人,特别是重症的病人会产生心有余悸、死里逃生、恐慌的感觉,或者甚至有焦虑抑郁的表现,这都是比较常见的。

联络组专家陆林:医护人员的心理问题也需重视

除了普通患者的心理问题外,中央联络组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心理问题同样重视。

陆林表示,医务人员在一线,一个是工作的压力,一个是被感染的风险,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在西方国家,比如在美国、欧洲、意大利、德国、英国,都有医务人员出现极端事件,比如自杀。我们国家相对来说做得好一点,但是焦虑、抑郁、失眠,或者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医务人员当中还是比较常见。

童朝晖:何时干好,何时回家

在武汉、东北之间转战数月的专家童朝晖,在被问及何时可以回家时,他表示:何时干好,何时回家。

“什么时候回家,还是要听联络组的,我自己决定不了,联络组说你就好好加快干,干完了就可以早点走,所以我现在就是好好把工作先干好,把一些具体的事项安排下去。什么时候干好,什么时候回家。”童朝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