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天峨县:“索法鸭”变“金凤凰”

广西天峨县:“索法鸭”变“金凤凰”

在广西河池市天峨县六排镇索法村的一条小河里,一群鸭子悠闲地戏水、假寐、或觅食,不时传来阵阵“呀呀呀”的叫声,与两岸的绿树青山构成一幅绝美的田园画卷。

“吃鸭就吃索法鸭”,早些年在天峨县就有这么个说法。因为索法村的自然环境适合养殖水鸭,且养殖的鸭肉质鲜嫩,有独特的口感,因此“索法鸭”的名号不胫而走。

刚割草回来的村民谭恩伟夫妇走到小河边,夫妻俩将背篓里的嫩草丢向河面的时候,河里的鸭子像听到命令一样整齐划一地游向嫩草落下的地方,欢快地鸣叫着、争抢着。看着活力十足的鸭群,谭恩伟的脸上挂满笑容。

索法村养鸭的历史已延续多年,当地养殖的鸭子以吃河里的鱼类、螺类和嫩草等为主,辅以少量的玉米、谷糠等饲料,养殖周期在4至6个月。鸭子的肉质精、口感好,逐渐形成享誉当地、备受群众青睐的品牌“索法鸭”。品牌效应给当地养殖户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每只鸭子的售价比普通鸭子高35%至50%,并且还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够买得到。

索法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班统依介绍,过去由于养殖技术不过关,没有形成统一的管理以及疫苗的防控,导致鸭子成群死亡,村民们只能少量散养,收入与规模养殖的收入无法比拟,手里捧着“金凤凰”,却无法成为致富增收的主产业。

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广西宏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作为索法村的后援单位,2018年派出了以李言玉为第一书记的工作队来到索法村,帮助发展产业,助力脱贫攻坚。在获悉索法村养殖鸭子遇到的瓶颈后,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李言玉发现购买注射过疫苗且一个月大的鸭苗,养殖规模控制在200只左右,后续相关疫苗及时跟踪并且覆盖村民自养散养的鸭子,可以有效避免鸭群出现疫情,从而使规模化养殖“索法鸭”成为可能。

今年初,李言玉和班统依研究决定,通过村民合作社与村民联营的办法,规模化养殖“索法鸭”产业。村民合作社负责养殖基地的现金投资,包括鸭棚、鸭料、预防药物、运输以及其他不可预见的费用。合作方负责免费提供养殖基地的场地及养鸭的劳动力投入,产生效益后,村民合作社以每年50%的比例,分两年扣除投入的成本。在扣除成本、核算净收入后,村民合作社与合作方按照2比8的比例分成,村民合作社的收入将列入村集体收入。由于前期投入由村民合作社负责,风险共担,且养殖技术有了科学的保障,村民谭恩选和谭恩伟率先与村民合作社签订联营协议,一年养殖“索法鸭”两批,每人每批养殖不低于200只,全年两户共出栏800只以上,产值可达10万元。

谭恩伟高兴地说:“养殖的鸭子已经陆续进入销售的档口,几天前已经卖出了52只,每只价格150元,到了年底就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了。”李言玉介绍,为了鼓励村民发展订单养殖,在年初后援单位广西宏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就以每只150元的价格订购了300只“索法鸭”。

班统依表示,为了保护环境,有效防控可能出现的疫情,保证索法鸭物以稀为贵的市场规律。目前,索法村合作社“索法鸭”养殖规模控制在1500只左右。以后再根据村民养殖的实际和市场变化,合理控制养殖数量,切实保证“索法鸭”的“金凤凰”市场定位。(高东风 牙桂秧 文/图)

责编:张靖雯

鹤峰:野生箬叶成了“黄金叶”

鹤峰:野生箬叶成了“黄金叶”

扶贫车间里,工人在分拣、清理箬叶。(视界网 汪正玺 摄)

箬叶,生长在海拔800米以上的竹科植物,是包粽子的原料。鹤峰被誉为“中国箬叶之乡”,可采摘面积近30万亩。

6月22日,鹤峰县五里乡发林箬叶有限公司扶贫车间,工人们忙着挑选、修剪、清洗、包装箬叶,赶制来自重庆、广州、山东等地的订单。

公司负责人杨发林介绍,五里乡野生箬叶资源丰富,常年可采摘面积10万多亩。往年,村民每逢端午节就采点箬叶回家包粽子,剩下的大部分都烂在山里。2009年,他在村里办起箬叶加工厂,让村民在家门口就能将山里资源变现。

“经10多年发展,公司规模不断壮大,年销售箬叶1200余吨。”杨发林说,公司带动周边600余名村民增收致富。其中,90余名村民到车间就业,昔日“农忙围着田头转、农闲守着牌桌转”的留守村民,务农做工两不误。

“天晴,上山打箬叶;雨天,到车间干活。”五里乡三路口村脱贫户杨美绒说,鲜叶每公斤收购价10元左右,每天收入300多元。在车间干活收入相对少一点,按件计酬,一天也能挣200多元。

漫山遍野的野生箬叶成了村民的“黄金叶”。每逢采摘期,村民起早摸黑上山采箬叶。“原材料源源不断,公司年营收2400多万元。”杨发林说。

目前,鹤峰县将箬叶特色产业发展壮大,收购、生产厂家100余家,年收购鲜箬叶2亿片,干箬叶7500吨,总产值2.5亿元。

“娶的是箬叶姑娘,住的是箬叶房。”杨发林用当地流传的打油诗形容箬叶带来的变化:山里村民靠箬叶建起新房,娶来新娘,过上了幸福生活。(翟兴波 汪正玺)

责编:张靖雯

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南疆扶贫一线的大学生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25日电“没想到南疆农村和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没想到村民这么热情,也没想到这一年里我的进步这么大。”行将结束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前进镇亚贝希村的一年“驻村”生活,田恬用了三个“没想到”来概括自己的感悟。

2018年,亚贝希村成立了“青年学子实践工作站”,在给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大学等学习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维吾尔语)实习生搭建语言实习平台的同时,强化补充基层扶贫力量。2019年7月,新疆大学维吾尔语专业的大三学生田恬和5名同学来到亚贝希村,开启为期一年的实习。

出生、成长在北疆,田恬和同学们对南疆所知不多。“以前只听说这里条件比较艰苦,尽管老师向我们介绍过注意事项,但来了后才发现还是有很多不同。”

初来乍到,亚贝希村改变了田恬以往的认知。“村里有现代化的被服厂、服装厂和核桃加工厂,村民在家门口就能实现就业。”按照村里的安排,田恬和同学们各自成了村里产业项目的日常负责人。此前未曾接触过产业运作的他们从零开始,每天为员工打考勤、计件和管理档案,定期了解每一名村民的家庭状况。

“刚接手时我很困惑,为什么要天天入户?但后来发现,很多村民家里的情况只有通过入户才能掌握。”田恬说,如今她已对分管的村小组了如指掌,和不少村民都成了朋友。

田恬和同学们的第二个职务,是亚贝希村的夜校老师。每周四晚,亚贝希村的村民服务活动中心都成了全村最热闹的地方。由于拥有双语优势,田恬和同学们的国家通用语言课程通俗易懂,受到了村民的广泛欢迎。“经常下课后还有人追着我们问。”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可以用国家通用语言交流。“走在路上,不时会有村民主动同我们打招呼。”她说。

“我们刚来时,村里除了跳麦西来甫就没有别的文娱活动。”田恬和同学们还发现,村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文体活动却依旧单调匮乏,便决心为村里带来些变化。她和伙伴们编排节目、组织快闪,在场上既担任主持人,又担任演员,撑起了村里文体活动的一片天。近一年时间里,他们先后参与组织了近40场文体活动。

过去,南疆乡村交通不畅,信息闭塞,各类农产品和加工品销售渠道有限。田恬和同学们到来后,为亚贝希村搭起了向外的“桥梁”。“去年9月,我们开了家网店,将村里的木耳、核桃和生产的被褥等都搬上了网,还为产品设计了商标。”田恬告诉记者,同学们还自发向亲友推介,在朋友圈里广泛宣传亚贝希村的扶贫产品。

在扶贫专干、新疆大学青年教师杨磊的支持下,他们还开设了名为“杨老师的扶贫日记”的微博账号,并先后拍摄制作了30余部短视频,将视角扩大到村庄变化的每一个场景。

大学生们的镜头记录着乡村的变化,乡村的变化也见证着这些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从南疆驻村必过的“跳蚤关”,到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田恬和同学们已逐渐告别过去的稚嫩。“刚来的时候也很想家,但村民们对我们都很热情,很快便消除了陌生感。”田恬说,有时随村干部走访入户一上午,返回宿舍时满口袋都是村民送的核桃和桑葚。

如今,田恬和同学们已融入亚贝希村,把自己当成了“村里人”。他们感慨,哪怕休假回家一周时间,村里的变化也很大。2019年,亚贝希全村实现脱贫,村集体收入达到49.2万元。

今年初,同学们主动申请留在村里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每天天不亮,他们便井然有序地开展一天的工作,向村民们宣讲防疫知识,还一起拉横幅、制作双语宣传单、录制“疫情小喇叭”。

“尽管只是实习,但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很高兴能够参与到亚贝希村脱贫致富的工作中,这段经历也让我受益颇丰。” 田恬说。(新华社记者孙哲)

责编:叶壮

偏远山村有了致富“神器”

偏远山村有了致富“神器”

盛夏时节,在阔什巴格村“惠民便利超市”门口,阿丽屯古丽·麦麦提正忙着给孩子们打蛋筒冰激凌,自从5月份用上了这个冰激凌机,小超市门口的人流就没有断过。

阔什巴格村位于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喀群乡,这里坐落于昆仑山下,叶尔羌河畔,是国家级深度贫困村。由于地处狭长的河谷地带,这里人多地少,村民们多以种植核桃、玉米等农作物为主,常年在温饱线上挣扎。

中国石化西北油田驻阔什巴格村“第一书记”和“访惠聚”工作队来到这里后,带来了党的好政策,也带来了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信心。他们入户走访、详细记录、制定扶贫脱困方案,带着乡亲们开展“倡导新风尚、树立新气象、建立新秩序”的三新活动,短短几年的时间,村民们住进了安居房、土炕换成了木板床、庭院里搭起了蔬菜棚,村子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去年9月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扶贫项目“十小商铺”在阔什巴格村建成营业。“第一书记”蔡奇峰组织有特长的村民,在村里开办了团结馕坑肉、和谐砂锅店等9个店铺。还引导贫困户,以出资参股的方式,开设“惠民便利超市”,扶持贫困户阿丽屯古丽·麦麦提经营,千方百计为村民多渠道增收搭建平台、创造条件。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大家出门活动的少了,十小店铺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特别是惠民便利超市,日营业额只有几十元。“如果长久以往,到年底很难实现对入股贫困户的分红承诺。”蔡奇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进入5月份,天气渐渐热了,疆内疫情防控也更加科学高效,出门走动的村民也多了起来。“什么办法能让超市的客流量多起来呢?”蔡奇峰绞尽脑汁的思索着,经过几次考察,他发现冰激凌机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城市里,蛋筒冰激凌早已司空见惯,可是在这偏远的山村仍旧是个稀罕物。只有在乡镇里每周一次的巴扎上,才能看到。

“有需求,就有商机。”为了尽快让这个项目落地,蔡奇峰多方打听,对比筛选,不但找到了设备,也联络好了后续原料供应渠道。他自费四千多元,购买了一套冰激凌机设备和10袋原料,捐赠给惠民超市,还带着阿丽屯古丽·麦麦提一起边学边试,终于在5月10日,把设备调整到位。

蛋筒冰激凌一推出,马上成了村里的新鲜事,来尝鲜的村民络绎不绝,天天围着冰激凌机打转的孩子们几乎没断过,阿丽屯古丽·麦麦提忙的更是不可开交。“天气热了,大人小孩都喜欢吃,现在冰激凌机的填料每天就要添加三、四次。”每天的营业额也番了一倍,最高的时候可以达到300元。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寻找帮助村民们脱贫致富的方法,确保今年实现全村脱贫目标。”蔡奇峰充满了信心。(连鑫龙 单旭泽)

责编:张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