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中包含的文明智慧

端午节中包含的文明智慧

端午节这一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节日,“百姓日用而不知”,包含着极为深刻的中国文明原理与智慧。

首先看端午节之得名。端午节在中国农历的五月初五。农历以天干地支来记录,农历第五个月为午月。“端”表示初,五月初一到初五为端一到端五。初五也是午日,五月初五就是午月午日,端午节因此又称“重午节”。这与农历九月初九被称为“重阳节”类似。午代表阳、阳气,故重午为至阳,代表着阳气最盛,阳气在仲夏的端午节生发到极致。而夏天,包括农作物在内的万物在生长,这就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端午节在天象上,是二十八宿的东方苍龙七宿的主星“大火”,即心宿二,上升到正南方天空的中天,这就是《周易》乾卦九五爻的“飞龙在天”。乾卦为《周易》之首卦,象征天和天道的运行,即“天行健”;而“人道”取法“天道”则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即是“天人合一”之根本所在。天道的运行,又以龙从地下到地上再飞升于天来象征,这也就是东方苍龙七宿一年四季依序在东、南、西、北天空的运行。

中国先民通过观察苍龙七宿的位置,也就知四季变化,同时知农时。苍龙七宿在春天农耕时,慢慢上升于东方夜空,露出七宿之首即角宿;在仲夏端午节农作物生长之时,升至正南方夜空的中天最高位置;秋收之时开始在西方夜空往下降落;冬藏之时隐没于北方地平线以下。故而端午节与二月二龙抬头联系在一起,便能更好地理解。农历二月二龙抬头,是苍龙七宿于仲春二月初二开始出现在东方夜空,这就是乾卦九二爻“见龙在田”;苍龙七宿继续运行,往上升,到端午节上升到最高位,即乾卦九五爻“飞龙在天”,九五爻既正且中,代表“中正之道”。这正是中国文明的核心原理,强调阴阳的和谐平衡。

乾卦九五爻“飞龙在天”表示天下大治,九五爻的天下大治来自于从初九爻开始的不断累积,办好自己的事。九二爻“见龙在田”是有所作为,在其之前的初九爻“潜龙勿用”表示在自身势力微弱时,不宜主动向外发挥作用,但这并不等于无所作为。潜龙之谓潜龙是在于“龙德而隐者也”,是在修身养性,默默壮大自己。《周易》一卦内部又为上、下卦,九三爻要由下卦上升到上卦,在上下之际,最是要面对各种风险、挑战,这就是九三爻爻辞所说“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这是说君子终日精进不已,从早到晚都戒慎恐惧如有危厉,所以最终能够没有咎害。

理解了这些深刻的文明原理,我们就能真正理解端午节的来源与衍生所在。赛龙舟与端午节联系在一起,近于端午节的本意,即与“龙”之天象、天道联系在一起。龙代表着阳气,赛龙舟祭祀龙,则象征着扶持阳气、正气,从而能使农作物生长。龙代表着运行雨施,雨水是农作物生长所需,祭祀龙则代表着中国文明中“回报”的深刻原理。端午节与纪念屈原、伍子胥等历史人物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他们代表着与龙一样、具有“龙德”的君子。龙在乾卦表示阳气、正气,表示君子以及君子之德行,故而端午节与纪念屈原联系在一起,是端午节的衍生、扩展之意。但本意与衍生意二者又是完全一以贯之的。这本身也是中国文明天人合一的要义所在,即端午节既祭祀代表天道之“龙”,又纪念、祭祀代表人道之“君子”的屈原。这就是中国文明最重视的家国情怀所在。

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我们还可以理解端午节的更多一层意义。端午节习俗是家家悬挂艾草、菖蒲、桃枝,并以之煮水沐浴,还有喝雄黃酒、吃灰水棕即碱水粽。这些都与中医在夏季祛病防疫的预防措施有关。中医对于疾病的理解是天人相应的思维,即四时的阴阳之气与人的身体相应,若四时的阴阳二气不平衡,过或不及,人就容易得病,甚至出现四时之疫。四时之气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之气该藏而不藏,出现暖冬,各种病毒就会跑出来,就容易发生疫情。基于中医的独特思维,排毒清肺汤在疫情治疗中起到了显著疗效。其原理,正是扶持阳气,即阳气、正气存乎中,则邪气不能干。

除此,端午节还包含着中国文明中阴阳消长、转化的极高明的辩证思维。端午节在阳气达到极致,“飞龙在天”之时,阳极而阴生,乾卦九五爻之后为上九爻的“亢龙有悔”,亢则为过,这就出现“一阴来姤”之姤卦。姤卦在表示一年12个月阴阳消长的《周易》十二消息卦中正是在5月。这也正是端午节在很多地方被视为毒五月、“毒月毒日”的深层原因所在。中国文明对“毒”的理解是不正、不中之气,阴阳二气之过或不及都是不中正。上九爻“亢龙有悔”是由九五爻的“飞龙在天”之“中正”转向了“亢”之为过,以及阳极阴生之“有悔”而有“毒”。百姓不明所以,其中要义正在于端午节处于阳极阴生、阴阳转换的几微之际。有的人看到端午节“飞龙在天”的中正之道,有的人看到盛极而衰的细微苗头,两方面结合在一起看则是“执两用中”。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研究员、中国文明和中国道路研究中心学术副主任谢茂松)

责编:张阳

端午文化传承家国情怀与民族情感

端午文化传承家国情怀与民族情感

粽叶飘香,雄黄酒浓,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又一次在时序更替中来临。已走过2300年历史岁月的国家非物质类文化遗产端午节,如今迎来纳入国家法定节假日体系的第13个年头。作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之一,端午节不仅是历史的传承、文化的盛宴,更是源远流长的家国情怀和始终如一的民族情感。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农耕文明的发展,儒家文化的承袭,历史岁月的沉积,让端午节拥有着旺盛且强大的生命力。就端午节而言,各地由于地域文化、自然环境、民情风俗以及植物种类等的不同,举办的过节活动和采取的纪念方式也有所差异,有龙舟竞逐、吟诗折柳,有插艾条、菖蒲辟邪,也有带铜钱、肚兜祈福,等等,这些独具特色的端午标识呈现出传统生活最集中、最丰富的节日物语,浓缩着传统节日“美美与共”的文明风采。从历史深处深情回望,端午节延续数千年,一直都在不断丰富和发展,从“独写菖蒲竹叶杯,蓬城芳草踏初回”到“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从“虎符缠臂,佳节又端午”到“门前青翠,天淡纸鸢舞”,从“碧艾香蒲处处忙”到“小符斜挂绿云鬟”……虽然过节形式始终变化,但却都承载着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相同的“乡愁”,共同构成端午文化的多重景深,联通和熨帖一代代人的精神世界,为人们提供心灵滋养和精神慰藉。实际上,端午和春节、中秋一样,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标识之一,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祝愿、向往与追求,充满着浓厚的伦理观念和人情味,积淀着亲情、和善的中华传统文化,充盈着和谐、统一的核心价值,塑造着一个民族共同的心灵认同。若要在广袤博大的中华文明海洋上,找寻一艘可以搭载我们中华民族心理情感的诺亚方舟,端午节无疑是最好的上选。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端午节的起源,一般认为发轫于忧国忧民、投江而死的著名爱国诗人屈原,端午节也因此被视为屈原投江的受难日、缅怀屈原的纪念日。2300年前,屈原发出了那声著名的长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中的精神追求,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屈原曾经立德、立功、立言,是一位伟大而又不朽的往圣先贤,世人称颂屈原“志洁行廉”“仁至义尽”,他身上“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爱国情怀、“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民本为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执着刚毅、“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的高尚品格,如同黄钟大吕在世世代代人民大众心间激起巨大回响。端午节发于屈原,始于战国,盛于隋唐,传之后世,形成了包粽子、戴香包、挂菖蒲、赛龙舟等系列民俗习惯,至今仍然绵延不断、历久弥新,沉淀着炎黄子孙的共同记忆,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生动写照。屈原精神和与之形成的端午文化,也早已在千百年的岁月里与华夏文明血浓于水,与民族精神、民族气节交相辉映。

端午节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浓重的历史文化,还有影响至深的家国情怀。当楚国都城被攻破,屈原悲愤交加,毅然投江殉国。正是屈子“上下求索”蕴纳的家国忧思,正是其“行吟泽畔”饱含着对家国的一片赤子之心,后世才在五月初五这天纪念和缅怀屈原。同时,注入家国情怀的端午节,也蕴含着中华民族正直磊落、忧国恤民、浪漫诗意的人文理念,凝聚起了中国人的文化底色和集体认同。这样的民族精神和情怀,更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滋养着人们的心灵。抚今追昔,纪念先贤,弘扬华夏古礼,传承屈子精神,需要我们不断延续端午文化蕴藏着的浓厚家国底色,从文化源头找寻根脉和认同,在新时代增强文化自信,凝聚起更为广泛的民族共识和复兴伟力,汇聚起同心实现中国梦的磅礴力量。

“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端午节是中国文化的醒目符号,承载着融入民族血脉的家国情怀,蕴含着深入民族风骨的集体意识,描绘的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色,是形塑文化自信的重要载体。以节载道、以节承志,从端午文化中洞看历史,从传统节日中走向未来,努力形成最持久、最深沉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这才是中华传统节日的真正意义所在。

责编:俞镜淇